听蓝观湖

和蓝湖资本的合伙人聊天

所有文章列表
2015-10-10

猎杀恐龙

文 | 胡磊 蓝湖资本合伙人
经常被创业者问到有什么好的方向可以尝试的?我也经常性的语塞。趁着前阵子假期整理了一下思路,也借用我们近期的一些分析研究,希望可以给琢磨创业方向的小伙伴们一些启发。简单的讲,就是尽量找一个体量巨大但是效率低下的存量市场。我给这种创业起了一个名字叫猎杀恐龙, Hunting The Dinosaur.
  • 问题来了,去哪里找这样的恐龙呢?

我第一次听到明确的答案,是来自去哪儿的CEO庄辰超(CC)。他也是我遇见过的最有创业智慧的企业家。那是2008年的时候我第一次碰到CC,我问他为什么要做旅游搜索,他的答案直白而又有点出乎意料。CC说他1999年第一次互联网创业的时候,当时最火的网站是新浪。而新浪的诸多频道里面,体育的流量靠前且容易吸引广告主。于是,他们就做了鲨威体坛,并在几年后顺利并购退出。05年再次创业的时候,那时最火的公司是百度/谷歌。而百度/谷歌的收入构成里面,旅游是靠前的品类之一。他从这里看到了机会,投身做了去哪儿网。(当然,后面的成功远比起步的设想要艰难的多…………)

另外一个会让大家有所启发的,是围绕美国著名的分类网站Craiglist所发生事情。

阅读全文

2015-09-15

金融和互联网的边界系列谈之一:小微经营贷

文 | 殷明 蓝湖资本合伙人

经济下行周期中,传统商业银行对中小企业惜贷,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更别提对那些年营收低于500万人民币的小微企业。笔者和一位股份制银行的朋友交流得知,该行苏南地区某分行的中小企业逾期率,近期竟攀升到了30-40%之高,于是大家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银行对这个群体的信贷需求会敬而远之了。

阅读全文

2015-06-15

如何给产品找正确的定价——读宏观消费数据的若干感想

文 | 胡磊 (蓝湖资本合伙人)

在各类免费盛行,甚至补贴不绝于耳的互联网行业,收费和定价似乎是个不合时宜的话题。但是,再丑的媳妇,也是迟早要见公婆的。无论是出于无知把头埋在沙子里,还是出于恐惧不愿意面对,向消费者/用户收费(直接或者间接),是一个迟早要面对的现实。所以具体到问谁收费,卖哪些产品,怎么定价,就成了一个有意义的话题。

偶然看了一份高盛关于中国消费者购买力的报告,有点整天闷头走路,终于有空抬头看看风景的感觉。忍不住截图若干,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

阅读全文

2015-06-01

认知盈余:共享经济的真正未来

文 | 殷明 蓝湖资本合伙人

近日Mary Meeker发布的2015年互联网趋势报告里有一组很有意思的数据:

  • 美国的自由职业者(freelancer)已经达到了惊人的5300万,即总劳动力的34%,这个群体要么没有稳定的雇主,要么业余时间打多份工营生(moonlighter)。
  • 根据对美国千禧一代(Millennials即低于35岁的年轻人)的调研,他们中的20%打多份工,38%希望从事自由职业,32%深信自己未来的工作时间将非常灵活且有弹性。

无独有偶,刚上市的手工艺品电商网站ETSY也在招股说明书里透露,他们82%的卖家都是兼职,且36%的人可以依靠这个平台的收入贴补家庭开支。而老牌编程众包网站oDesk(现改名upwork)在14年更是为平台上180个国家的930万名兼职程序员贡献了9亿美元的收入。

为什么在美国会有这么多劳动力愿意放弃稳定的收入和保险,从事自由职业?或许Clay Shirky在《认知盈余cognitive surplus》一书中的观点可以给我们带来答案。 阅读全文

2015-04-15

时间:移动产品最有效的业绩指标之一

文 | 胡磊 蓝湖资本合伙人

用什么样的运营指标来衡量移动产品,一直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各类app也不尽相同。通常来讲,大家最为关心的指标会是日活跃(DAU),月活跃(MAU),日月活比例(DAU/MAU),各类留存率等等。

而今天,我想谈一下使用时长。对于大部分的媒体/社交,甚至是基于发现引导的电商类应用来说,我倾向于认为时间应该是最为关键的。原因?时间是用户对于产品内容消费和使用粘性的硬指标。只有用户长时间的使用,才能驱动访问频率、用户留存、甚至消费转化等一系列后续指标。此外,用户每天上网的时长一定是有限的(虽然在不断增长),对于时间占比的竞争,要比单纯追求DAU的增长更有意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