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蓝观湖

和蓝湖资本的合伙人聊天

所有文章列表
2017-08-22

蓝湖资本胡磊:结构性巨变之下,消费市场未来机会在哪里?

 

8月18日,华兴资本Alpha主办的「2017影响力投资峰会」——「撕开风口论,看真相」在京持续举行。本次峰会围绕「科技场景时代」和「新消费的崛起」展开,去伪存真,剖析商业本质后再来看「热点」。

在“新消费的崛起”环节,蓝湖资本合伙人胡磊做了“体验型消费存在巨大的机会”的主题演讲。演讲中,胡磊通过一系列数据分析中国的消费市场正在经历一场结构性的巨变,机会掩藏在各个细分领域之中,尤其是在娱乐和教育领域,未来极有可能会批量的诞生独角兽。以下为经过整理的完整版内容:

阅读全文

2017-06-13

剑宗还是气宗?看巴菲特股东大会的几点感悟

文 | 胡磊 (蓝湖资本合伙人)

听说前几周伯克希尔(Berkshire)开年会的时候,奥马哈 1/3 个镇子都是来自中国的参会者。发财致富大概是世界上最迷人的宗教,每当老巴开坛布道,朝圣者便络绎不绝。感谢互联网直播,让我得以通过雅虎财经围观了整个股东会的过程。震撼之余,也忍不住从一个 VC 投资人的角度试着解读巴菲特的投资理念:尤其是关于坚持和变化这一对永恒的矛盾。

感悟一:为什么巴菲特买的是苹果而不是亚马逊?

因为他是价值投资者。估值低(最好是不合理的低),增长的确定性高,是价值投资的核心理念之一。苹果当时 5000 亿美元左右的市值,近 10 倍的市盈率。对于苹果这样一个有市场号召力和高客户粘性的品牌,确实是太便宜了。但这都是反光镜看出去的马后炮。1 年多前的时候,整个市场都觉得苹果是昨日黄花,避之不及。投资人能逆势而动,还是需要相当的勇气的。这份勇气也得到了回报。出乎大部分人的意料,过去 12 个月,苹果的涨幅远超亚马逊。

%e5% 9b%be%e7%89%87-1

反观亚马逊,它的市盈率是没法看的,一个典型的卖梦想的成长股。(所以,我和身边的很多 VC 朋友个人投资买的都是亚马逊的股票。)在此次股东年会上,巴菲特也谈到,在当时(估计是若干年以前)看来,贝佐斯能成功的概率“一点儿也不明显”。芒格也补充称,自己并不为错过了这次投资机会而感到遗憾,这家公司的成功比谷歌还难预料。

wx20170526-1757302x

巴菲特的选择再次强调了一点,投资人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坚守自己的投资策略才能长期赚钱。什么样的投资哲学选什么样的股票,在能力边界内做出选择,千万不要变来变去。涨停板敢死队(趋势投资的极端案例)和超长线的价值投资,都可以赚钱。在坚守自己的投资策略的过程中,要有勇气和市场的常识对立。巴菲特买的铁路和航空公司股票,也都是大部分二级市场避之不及的行业,但对投资而言,相信自己永远比相信市场重要。除此之外,另一点很重要的:对于自己认可的投资标的要舍得重仓买入。通常情况下,按照 VC 每期基金投资 20 个项目的节奏,如果在每个项目放 5%的资金是很难获得高额回报的。短期来看,虽然投资人总是在不断的错失良机,但属于我们的机会只要能牢牢抓住几个,一样可以很成功。

感悟二:查理芒格说:“A lot of other people are trying to be brilliant. We’re just trying to be rational.  Trying to be brilliant is dangerous, particularly when you’re gambling.” Rationalilty 一定比 Brilliance 更重要吗?

对我来说,听到查理芒格这段话是很纠结的。Rationality 和 Brilliance 的博弈贯穿着我看过的大部分项目。

理性很重要,业务失去了基本面的支持,吹得再高也会掉下来,比如前两年的上门服务 O2O。但是,我们投资的创新企业,如果不是一个 brilliant idea,怎么能以小搏大,从竞争里面脱颖而出呢?VC 毕竟不是后期基金,可以把方方面面看清楚了再出手。用一个理性的心态来评估投资机会,算清楚帐再入局,情况只可能是两种:要么是二级市场,交易机会每天都有;要么是交易门槛高(比如募资额巨大),只有少数的投资人可以入局。

所以无奈的结局是,VC 投资人需要同时做到 brilliant 和 rational。在项目早期的时候,还不得不牺牲 rationality,追求 brilliance。因为早期 VC 通常碰到的投资项目是这样的:

  • 一个英文老师要做一个“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电商网站;
  • 用一滴血完成从胆固醇到癌症的 200 多项诊断检查项目;
  • 造一辆全电力驱动续航里程超过 300 公里的电动车;
  • 一个在校园内看同学照片的网站;
  • 一个社交媒体的创业团队做餐饮折扣券网站;
  • 一个手机上的新闻聚合应用。

谁能想到这些项目后来会成为阿里巴巴、Theranos、Tesla、Facebook、美团、今日头条这样的独角兽?又有谁能预料到 Theranos 在宣称颠覆性发明之后,却酿就了近年来科技界最大的泡沫。

高质量地平衡理性和感性的关系,拿捏个中的尺度,是一门无止境的修行。

感悟三:如何看待伯克希尔买了 IBM 股票,又卖了?

勇于尝试,但更重要的是要勇于认错。

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计划不如变化,投资也是如此。老巴也没有被自己的投资教条所束缚。即便信誓旦旦地表示几十年不碰科技股,居然还是出手了(当然,前提还是价值投资)。勇气可嘉!更值得钦佩的是,几年之后,在这次股东大会上,巴菲特居然面对全世界的观众,坦然承认 IBM 买错了!

反观 VC 行业,投资的反馈周期比二级市场要长的多,期间抛开情绪,定期评估自己当时的投资决策(俗称:错过的机会和躲过的子弹),是非常重要的。最低级的错误,是因为自傲,认为早期投资失败在所难免,拒绝回头审视。而作为早期投资人,和被投企业之间多少有点患难与共的情感,也很容易被情绪影响。如何客观地抽丝剥茧,把投资不成功的原因分析清楚,是另外一门无止境的修行。

最后的结论,投资的套路千千万万,类似金庸武侠小说里面的林立江湖门派。不管是剑宗还是气宗,都可以练成绝顶高手,前提是要坚守原则、耐心修行。如果朝三暮四,挂羊头卖狗肉,就很容易一不小心练成了岳不群。那结果就只能是笑话里说的那样:挥刀自宫,未必成功。 😉

2017-05-11

致焦虑的风险投资人

文 | 殷明(蓝湖资本合伙人)

“最近除了充电宝和人工智能还能投点什么?”这是我半年来被同行友人问及最多的问题。这恐怕是中国 TMT 风险投资历史上最焦虑的一段时光,在经历了 2014-2015 年的泡沫期后,许多没有完整经历过“投”“管”“退”周期的新人从一线基金分裂出来创立了自己的基金品牌,而同时间部分一线基金的规模也飞速膨胀,甚至一些基金的人民币募集额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原有美元基金的体量。两周前,一个老牌母基金的合伙人给我分享了一组数据,数据的结果简单而直接,在他们过去十多年投资的风险投资基金组合里,基金的规模、投资速度和回报率呈现出非常强的负相关关系,尤其是单期基金超过四亿美元和投资周期低于两年的那些基金。那么问题又来了,我们都听说过对冲基金经理在二级市场顶点主动还钱给 LP、缩减基金规模的故事,为什么在风险投资行业却似乎只有不断扩大资产规模这一个选择?

阅读全文

2017-02-08

2017年依然是投资低谷

文 | 胡磊 (蓝湖资本合伙人)

整个 2016 年,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有两件事:一是人工智能来得比想象的要快、要猛。二是人工智能之外,整个创投行业都缺乏亮点。去年一年,大家的投资节奏普遍偏慢。

这种情况与我刚入行的时候有点像:2007 年前后,PC 互联网已经走到尾声,比较激动人心的是户外和电商投资热潮。今天移动互联网的人口红利和创新也都接近尾声,在移动互联网中的创业公司和第一梯队一样,都面临增长越来越慢、买流量越来越难的问题。

大家需要一个拉动增长的催化剂。在这种大环境下怎么做投资呢?蓝湖主要关注人工智能的实际应用,我们预计今年上半年人工智能依然会是关注重点。

还有其他基金相对看的少一点的领域,主要是指跟蓝领相关的求职、培训、金融和消费。

阅读全文

2016-10-24

掘金4亿蓝领,我们是如何找到创业的最佳入口的?

文 | 蓝湖投资团队

2014年开始,白领市场已经饱和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开始发现了一个新的有着巨大需求的市场——蓝领人群。

这是一个有着4亿人口,拥有万亿规模年工资,智能手机渗透率高,年龄代际更新明显的市场。从吃、住、行、娱乐到社交婚恋,无数创业者入场试图精准地找到这个群体的需求并用互联网的方式来解决。

蓝湖资本一直主张通过研究来寻找创业机会。这篇文章我们就想跟大家来探讨一下,火热的蓝领创业中,我们为什么看好蓝领兼职招聘市场?如何从趋势和现状中找到最佳的切入口和打法?

阅读全文